首页 > 岛城随感

家风家训丨遇事无难易 而勇于敢为

2018.11.07 王译萱

  我们家和大海有不解之缘,祖辈是渔民,父亲那辈的兄弟三人也有两个从事海上工作。因此,我从小就对大海情有独钟。

  大概五六年前,岱山东沙起了暗流。一天,我一如既往地放学回家,拿报纸,瞥了眼头条。东沙暗流的字样映在了我的眼眶,叔叔一家再也没有回来,因为大海。我仿佛看到报纸的字里行间透出一股浓浓的猩红。

  在变幻莫测的大海里,有多少条生命莫名葬送!有多少欢乐定格骤变成惊恐的面容。

  从此以后,我的心里埋下了阴影,再不敢触碰和提及和大海有关的一切东西,甚至对《大海啊故乡》这首家喻户晓的歌都心怀抵触。准确地说,是恐惧。一次期末考试,我快速做完前面的题目,直到我看到作文——“海洋的呼唤”。面对这几个字,我愣住了……对我而言,海洋不再是故乡,不再是母亲,而是死神。作文我一笔没动,交了白卷。

  父亲看着我的成绩单,说:“我给你讲段故事吧。我小时候,听我的爷爷讲过一段他爸爸的故事。他是渔民,从小很努力地打鱼。他的愿望是能够不再租船,有一条自己的船,为之奋斗了整整18年。可是,一次出海后,我爷爷的爸爸就再也没有回来。”

  经历了这桩事,家里人都极力阻碍我的爷爷上船,他却还是驾着船出了海,也做了渔民。我的爷爷第一次上船,很紧张,船几度偏离航道,他却朝着家的方向硬生生地把船驶了回来。说来也奇怪,大海还每次给他准备礼包呢,每次都是大丰收啊。

  父亲说,“萱啊,你要记住。勇敢,在于战胜你内心真正的恐惧。”

  似懂非懂地点头,我开始提笔,再写那篇作文。紧握着的双手,只为了写下第一个字,点点提、撇横竖折横折钩……

  在这几个简单的笔画落纸后,猛然醒悟了什么,海浪层层有把锁,从看到报纸的那一刹那,我就把心锁扔进了海,就算它反反复复被冲上了岸,却一直遭到我无视并逃避。如今,我找到了那把钥匙,我想,是时候打开那把锁了。

  我再次站在了金沙之上,海风拂面,放眼波光粼粼,垂眼波涛拍打礁石。我轻轻扬起微笑,像之前一样任凭海浪冲打。

  咔哒一声,锁开了。

  从那以后,祖辈们的勇敢仿佛铭刻在心中,我再不敢忘。而老人与海的篇章,就是我家的家风:遇事无难易,而勇于敢为!